杭州這個超級酷的6歲霹靂女孩 一口氣能做55個超高難度大回環動作“空中托馬斯”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1-15 08:14   

image.png

都市快報訊 2020年12月16日,Breaking(霹靂舞)正式成為杭州2022年亞運會競賽項目,這一消息立即引爆街舞圈。拔尖的選手,練得更拼,以代表市隊、省隊乃至國家隊站上霹靂舞賽場為目標;杭州的街舞愛好者,則無比期待在家門口欣賞到世界頂級的battle(鬥舞)場面。

在街舞圈,有個頗有名氣的B-girl(Break girl 霹靂女孩)叫齊羽凡,6歲,小名果果。這個4歲開始接觸街舞的杭州小女孩,現在就主攻霹靂舞。

跳霹靂舞,苦不苦?“不苦,我喜歡跳舞。”小果果笑着説。

去年10月,小小年紀的果果刷新了自己的最高紀錄:單次連續Air Flare(A飛,霹靂舞超高難度動作,大回環,也稱“空中托馬斯”)55個(掃描下方二維碼可觀看果果A飛訓練視頻)。

“這也太瘋狂了!”“她真的只有6歲嗎?”“成年人都無法做到這一切……”她的視頻在網上曾引發熱議。

小果果參加了許多少兒街舞賽事,獲得了不少榮譽。台下的訓練有多苦,經歷過的舞者都懂的,別看年紀小,小果果的鬥志真不小,艱苦的霹靂舞之路,她想要走得更遠。

image.png

一張10平方米的泡沫墊

地下車庫變舞房

2014年出生的果果屬馬,從小就是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。果果讀幼兒園中班時,果媽帶她去學了中國舞。穿上訓練服,果果覺得自己就是個小公主,蹦蹦跳跳間,樂感、身體柔韌度都有了一定的基礎。

果爸和果媽年輕時都是霹靂舞愛好者。“當年沒條件啊,不然我們也去學了。”果媽笑着説。女兒慢慢長大,他們就想着帶她去學街舞,女兒學,自己陪着學,也算圓了當年的一個夢。就這樣,果果踏上了街舞學習之路。

“果果,你去哪裏呀?”“我去跳街舞!”每次出發前,果爸都會問一句。當時的果果還不太懂街舞的真正含義,但這句奶聲奶氣的回答,轉眼堅持了兩年。從最開始跟着節奏蹦踏,到加上手部動作,再到慢慢有了街舞範兒。每天在家,果果都要練習壓腿、拉韌帶等基本功,每週還要從三墩去下沙的街舞老師那裏上課2-3次。

去年上半年,街舞班因為疫情沒有復課,訓練不能停的果果天天在家練。“我們家住24樓,訓練時經常會有觸地動作,聲響不小。為了不影響樓下住户,我們就搬到地下車庫去練。”果爸帶着女兒和一張大約10平方米的泡沫墊來到地庫,這裏也成了臨時舞房。

正式開始練習A飛一週,果果就能突破5圈,這樣的進步,成人都很難做到。

滿是老繭的小手

最愛的巧克力都拿不住

讀小學後,果果的街舞訓練絲毫沒有打折扣,放學早早完成作業後,就是她最愛也是最苦的訓練時間。

在現在breaking圈裏的動作難度係數中,A飛算是接近頂級難度了,很多B-boy(霹靂男孩)都夢想去完成這樣的動作。專攻A飛,得着重抓好基本功。靠牆倒立25分鐘/次是每日必修課,還有核心力量、上肢力量等訓練,現在的果果,可是有腹肌和肱二頭肌的。

A飛靠手部撐地發力,長期訓練下來,果果的小手上長了不少老繭。畢竟才這麼小,艱苦的訓練,小朋友也有哭鼻子委屈不想練的時候,果爸會給女兒買她最愛的巧克力、冰激凌,“加滿油”之後的寶貝又活力十足了。

“有一次練完,我把準備好的巧克力給果果,果果説:‘爸爸,我手疼,拿不住巧克力’……”説起這個,果爸眼裏泛起了淚花,“我們果果真的很厲害,雖然才6歲,她已經懂得只有汗水加努力才有機會成功。她會哭,會疼,會委屈,但是從來沒説過要放棄。”

來源:都市快報  作者:記者 殷佩琴 攝影 金盈盈  編輯:鄭海雲
返回
2020年12月16日,Breaking(霹靂舞)正式成為杭州2022年亞運會競賽項目,這一消息立即引爆街舞圈。杭州的街舞愛好者,則無比期待在家門口欣賞到世界頂級的battle(鬥舞)場面。